九歌.

对你满腔的喜欢

水星记.

脑洞来自我很喜欢的一首歌郭顶老师的《水星记》不知道有多少字 看的开心

      在李英超15岁的时候,一个人来到了北京,北京似乎是个大城市,让人意乱情迷,可在李英超眼里,初生毛犊不怕虎的精神在他身上淋漓尽致。在高铁上,听着吵吵闹闹的打牌声,吵架声,卖泡面的吆喝,他依旧好奇的东瞅西瞅,旁边的男人看着这小孩的眼睛问他去哪,“我当然是去北京啊,去追求我的梦想。”小孩子脸上的自豪感仿佛逗笑了男人,“如果失败了呢。”男人问。“我不会失败的。”15岁的李英超这样想。只不过看着身边男人背着的破旧吉他,只见他轻轻哼起一段小调,李英超听过,好像叫,《水星记》。
       不过还好,公司真的没有骗他,但当时的公司真的没地方住。刚到达北京的他,身上现金不多,只能让一个哥哥为他寻找住处,哥哥看上去很温柔,阳光撒满了他的脸庞,不知为何第一眼见到他,竟会有些一见如故的感觉,他看着哥哥伸出手,“弟弟,愿意跟我走吗。”鬼使神差的,李英超将手放到了上面,他在李振洋的身后悄悄说了一句“哥哥,要对我好啊。
       李振洋当时只觉得,这小孩长的真好看,干干净净的,真像小王子,就不自觉的问了出来,“弟弟,愿意跟我回家吗。”他为这个刚见面的小弟弟整理床铺,安排宿舍,看着在楼下傻傻站着的他,“弟弟愣啥呢,上来啊。”他一开始真的以为,这是个小天使一样的弟弟。
       李英超第二天早上八点起的床,一向作息规律的他感觉到了肚子的咕咕声,只好掏出昨天哥哥给的电话号码,“喂,起床了我饿了。”李英超努力的想让自己的声音变得凶狠一点好吓着对方,却听着对方冷酷的声音,开始委委屈屈的说要戴帽子,等真正吃上饭,已经十二点了。吃的很简单,不过是西红柿炒鸡蛋,但看着对面人吃的津津有味,却也觉得这菜,好像还挺好吃的。
       再往后熟悉了,小弟就变得成了欠嗖嗖的小弟,会问队长叫岳妈妈,会去吓鸡,会去逗弄看起来很凶的凡哥,但和洋哥藏糖的游戏,确实乐此不疲,练习真的很累,每个人都想过放弃,三个成年人的解决方法,无非就是躲在窄小的卫生间里吸烟,畅谈着人生理想,仿佛,他们未来一定会大火一样。而所有人几乎都没见李英超发泄过,他似乎永远是不懂世事的小王子,只会拼命练习,累的时候只需要吃颗奶糖就还是坤音生龙活虎的小弟。
        只有李英超知道自己的不容易,所有人都夸他年纪小但有冲劲,可他只是怕,他怕自己出不了道,怕自己不够优秀,怕回家还是父亲的说教,怕他坚持的梦想会突然间破碎,他常常在深夜躲在被子里咬着床单哭泣,他不允许自己认输,不允许被人家发现软肋,他真的很要强,所以才会逼自己那么优秀。可直到那一个夜晚,凡哥和岳哥去吃饭了,李振洋却突然跑进自己的床上要和自己一起睡,那天晚上,他做了噩梦,他梦见什么都没有了,他没有做出一番成绩,父亲让他不要回家,他彻底成了没人要的小孩,他死咬着嘴唇,却感到有一双手慢慢的掰开了他的牙齿,不停的摸着他的背,似乎想让他冷静一点,他睁开眼,看见月光下的他的洋哥,脸上带着温柔的笑,就不由自主的问了一句,“洋哥,你会陪我多久呢。”“你想多久就会有多久。”半梦半醒中他听到了洋哥的回答,仿佛吃了糖的小孩,安稳的度过了后半夜。
       以后他们关系似乎更好了,都守着一个心照不宣的秘密,他们每天黏在一起,人们都说,你看他俩关系多好,只有他们知道,他们不止是兄弟,仿佛像两条平行线,迟早要相交的,可没人想的到,相交过后,不就是渐行渐远了吗。
       公司让他们参加了一档节目,在100个男孩子聚在一起的情况下,难免会有矛盾,而每次欠嗖嗖的过后,总要找他洋哥撑腰,大厂的日子真的很好,他们可以做自己想做的,在卫生间里接吻,一起辅导对方的歌,他们不知道外面的情况,自然也不知道他们现在的人气涨了多少。他还是小王子,有黑暗骑士保护的小王子。
        可离开大厂不久,在(洋灵 牵手)这一热搜的情况下,公司意识到了事情的严峻性,他们知道李英超不好下手,便找李振洋谈心,说了一大堆他们所认识的大道理,李振洋什么也没说,只是淡淡的接受了公司要主推洋岳的这一消息,负责人说“你也别伤心,这一事情热度过去了,一切都会好的。”李振洋苦笑着说,哪有那么容易。他在李英超暴跳如雷之前给他说了这件事,他似乎不敢看他的眼睛,他怕那双眼睛里,又不属于小王子的东西。李英超什么也没说,只说尊重公司的想法,那天晚上,他听到了被子里的哭声,他没敢打开去看,他只是在床边做到李英超开口说了第一句话,“李振洋,我们分手吧。”然后帮他倒了一杯蜂蜜水,“明天还要唱歌,小心嗓子。”便走了。此后,我们只做朋友。
      这几年来,倒也相安无事,只不过是粉丝越来越疯狂的撕战,oner不得不解散,岳哥去开了个英语教学班,他说他终于可以好好的跟凡子在一起,李振洋继续当了模特,李英超则是拼死往娱乐圈冲,没有了大哥的他,似乎还是活的很好,只有oner的初代粉知道,小弟好像没有那么皮了。
       十年后,oner成员聚首,相约着在饭桌上喝酒,每个人似乎都很开心,可心里藏着的事也只有自己知道,最后的老岳喝多了一样喃喃的说“超儿,这些年洋洋过的不好啊。”他没敢说出实情,他不敢说李振洋为了李英超天天宿醉的事,在醉后哭着喊李英超不要离开我的事,他也没敢说其实李振洋还喜欢你,他想着那是从前,如今,都不应该各自打扰对方,李英超是李英超,灵超是灵超。
       凡哥还是一样的靠谱,把两人带走,饭桌上的李英超没说很多话,走之前却听到李振洋的一句话,“小弟,其实我还喜欢你。”李英超上了助理开来的车,车上放着水星记,他这几年听的最多的歌,他想如果当初不在一起,现在的结局是不是会好一点,可又有谁会知道呢,这几年他总是想,一直平行,最起码能永远陪在他身边,他不知不觉睡着了,仿佛回到了15岁的那个晚上,自信满满的他说,我一定会成功的,对,我现在成功了呢。
      

评论

热度(7)